产品目录

龙成饰品消费主题

  新春佳节,武汉、重庆、荆州等地黄金、玉石消费迎来新高潮,“龙”成为相关商品最热门的主题,白玉、青白玉、翡翠价格暴涨。
  
  昨日在武汉广场、世贸广场,记者看到不少市民围在黄金、玉石饰品专柜前,挑选生肖饰品,“小龙”最受欢迎,工艺越新颖越好卖,如金镶玉、镂空雕刻等,可爱的胖嘟嘟造型也非常讨喜。部分专柜的“小龙”已经卖断货。
  
  据了解,购买龙饰品的多半是中老年人,为子女或孙辈准备本命年的礼物,还有部分年轻人为自己或情侣挑选随身物。
  
  世贸广场的金至尊、周大福等金饰专柜内,龙年金条非常走俏,而且相比去年同期,单笔消费的金额明显增加。其中金至尊卖出一笔2000克龙年金条、金砖,按一克黄金399元计算,总价值近80万元,周大福卖出一根1000克金条,总价近40万元。
  
  记者在荆州中商百货、安良百货等大的商场金饰、玉石专柜前看到,各种白玉、青白玉、翡翠的饰品和挂件标价从几千到数万不等,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仅去年一年价格就调了四五次,每次都会上涨20%~30%。”
  
  全线暴涨最高十倍
  
  站在解放碑一百货商场玉石销售专柜前,家住观音岩的市民林祥斌有些后悔。“去年6月我看中的这个翡翠的小挂件标价3000元,当时没有舍得买,没想到现在变成了5800元。”他说。
  
  “现在正在进行价格的调整”,渝中区青年路石头记的一名销售人员说。记者了解到,该店的玉石饰品价格上调幅度均很大。一件碧玉的手链,从2058元上调至3280元,一对翡翠的手镯,从7800元上调至12800元,一件和田玉吊坠,从999元上调至1580元,上调幅度在60%左右。
  
  在渝中区中兴路古玩城专做玉石销售的秦证涛指着一只和田碧玉手镯说:“去年这个时候进货在2000元~3000元,如今一万多进到的手镯‘水头’都很一般,同样品相的要在两万以上。”
  
  “‘水头’一般的翡翠挂牌去年卖六七千,今年要三万多。”但她告诉记者,涨的最厉害的还是白玉和青白玉,“这个白玉挂牌的叫价一年起码涨了十倍。”
  
  销售终端的玉石价格一路飙高,但跟玉石籽料比起来,却还是“小巫见大巫”。据媒体披露,在被称为“中国翡翠第一乡”的腾冲荷花雕刻中心,价格300多万/公斤的玻璃种翡翠毛料,短短两月便涨到1000万,即便如此也拿不到货。
  
  北滨古玩市场做玉石生意的刘林庆说,十年中和田玉仔料价格飙升了千倍多。“不能说哪一年涨得特别厉害,其实是一直在涨,这一两年涨得尤其厉害。”
  
  销售遇冷有价无市
  
  与一路走高的价格相比,玉石的销售却并没有那么火爆。在渝中区中兴路的古玩城,记者看到三层的古玩市场开门营业的店面不到十分之一,且场面显得冷清。
  
  “2011年至今的销售很差,连往年的一半都不到。”销售商秦证涛告诉记者,她做玉石生意已经8年,但这样冷清的场面还是第一次遇到。该古玩城的另一位销售商程国红说,“现在的生意十分难做,有时候半个月都卖不出一件。”她将原因归结为“销售商太多,竞争激烈。”
  
  解放碑一百货的玉石专柜销售人员虽然没有透露具体的销售量,但她告诉记者,“以往同期一天的销售额十几万,现在有时候几天都是‘白板’”。
  
  准备购买翡翠挂件的林祥斌说,“涨得太多了,我准备暂时先不买,等等再看”。价格涨得过快压抑住买家消费欲望的同时,不少销售商也对市场持观望态度。
  
  “不知道还会涨成什么样。”秦证涛说,对未来的价格完全没有预期,她指着一件青白玉的小把件说,“去年进货的时候是1000元,虽然现在标价3000元,不是老主顾我一般不会卖。”她告诉记者,如果以3000元的价格卖了,再去进货肯定都不止这个价,并且还不一定能够进到货。
  
  记者了解到,秦证涛以前每年都会去新疆、安徽等地进货十几次,可去年一次都没有去,“价格高不说,很多时候还买不到,现在销售的基本上都是以前的存货。”她说。
  
  新闻纵深
  
  原料稀缺游资炒作?
  
  以翡翠为例,据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资料显示,2000年到2010年,翡翠价格平均每年涨幅约为20%,然而近两年其价格却翻倍上涨。
  
  “新疆的和田玉已经基本开采完,其他的玉石也是越开采越少。”渝中区青年路石头记的一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
  
  不过,对于销售商宣称的原料稀缺,新疆宝玉石协会副会长马进贵曾对媒体表示,新疆境内玉石籽料供应50年都没问题,问题是市场越来越大,越来越供不应求。
  
  此外,玉石行业的加工工艺、人工费用等加工成本均较以前有较大幅度的上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玉石涨价。
  
  “玉石随市场逐年涨价是正常的,但范围应该在15%~30%。”北滨路古玩市场估鉴师张茂群说,“近两年成倍的涨价,就有些不正常了,有人为操纵的原因”。
  
  据他介绍,市场上有很多大商户十几年间囤积了大量的玉料,他们之间形成一种默契,每年只往市场上放一点点料,造成了原料极为短缺的现象。“大商户买到好毛料后囤积起来,导致市场流通的玉石减少,出多少货、要多高价也都由他们操纵。”他说。
  
  重庆大学经济学教授尹希果说,如今,炒房被限制,黄金涨跌不定,风险增大,资金充足的投资者开始转向玉石等投资品,游资的介入直接推动价格暴涨。他建议,消费者如果不是特别需要购买的话,暂时应该再等一段时间,而投资者也应更加谨慎,“要充分考虑到资金沉淀的压力”。 返回上一页